热映的《神秘巨星》,还有神秘的歌手和乐器等你听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2 07:54

网易音乐2月1日报道






很多时候,无论是电影主题曲、片尾曲,还是宣传曲,都只是电影的外挂,不说可有可无,至少音乐永远像是电影的外包,必须为了电影服务。

但谢春花最新的作品《崎途》,虽然是电影《神秘巨星》的宣传曲,不过在宣传电影的功能属性之外,它似乎却是这部电影的另一条主线,是这部电影主题的另一种表达方式,甚至在另一个层面,这首歌曲还因为不同角度的解读,让《神秘巨星》这部电影,可以超越题材本身的限制,有了一个更广义、更高度的寓意。

就像宣传语所说的,《神秘巨星》是“一部表达与命运交手的电影”,而谢春花则是“一个得到命运垂青的歌手”。命运或者是最奇怪、最难以捉摸,也最让人无奈的东西,它有时候久候不来,有时候却又不请自来。

对于谢春花来讲,命运待她不薄,就是那种不请自来的状态。在高中时期偶然上传一首歌曲,就因此被歌迷发现、传播,最终“包装”成了歌手,而这个时候,却是很多人还没准备好与命运交战的年纪。

命运待谢春花不薄,谢春花也经得起命运的宠爱。出道至今,有人说谢春花上搭上了民谣的好时代,然而很多歌手因为民谣大环境的由热转冷而冷,但谢春花却似乎不受外界的影响。创作力愈发强胜,在坚定的大方向上,也开始把音乐打磨得精致通透,并让小家碧玉也可以变得磅礴大气。

很多人认为电影这个平台,就是一个可以让歌手走红或更红的媒介,但实际上,对于像谢春花这样的创作歌手来讲,这种看法是很庸俗的。其实,为电影创作歌曲,对于一个创作歌手和音乐人来讲,是一种很好的创作刺激,因为新鲜的剧情、以及不同的故事,从而让创作者可以走出纯自我和靠直觉写歌的模式。

就像这一次的谢春花,首次为电影创作歌曲,其实就像是从以前的第一人称写歌,变成以第三人称写歌的一种突破。

原来的谢春花,既清纯又有灵性,她音乐里所呈现的文字与情绪,既有清雅的美感,也有生命的律动,纯粹自然又生机勃勃,相比那些限在诗与远方困局里的民谣,谢春花的创作,也因为这样的生动,真正流动了起来,并有了远方。

这些特质,是谢春花的本色,也是她创作的坚定,而这一切也都在《崎途》这首歌曲里保留了下来。但这首歌曲在创作上,和以往她的歌曲相比,又因为电影主题角色的切入,有了全新的变化。

《崎途》不是谢春花的经历,而是结合她的个人经历,用想象力党的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创造力。结合《神秘巨星》里尹希娅成名的桥段和剧情,谢春花以一个诗人和音乐人的敏感,最终写出了“脚下路已走出,且莫回头;千双眼万张嘴,取悦不够”的歌词。这是诗歌,也是领悟,这是共鸣,还是态度,甚至有时候它还是一种人生的哲学。

亦实实虚,亦个体亦共性,《崎途》这首歌曲也因此成了一首极为立体和有层次的歌曲。现在的许多歌曲创作,有时候也可以说是主题简单、表达粗暴了,励志就励志、悲情就悲情,从开始到最后,都是为了情怀而情怀,为了诗意而诗意。

谢春花的这首《崎途》,和她之前的所有创作一样,它是一个流动体,所有的风景和感悟,自始至终在音乐里行走、奔跑和撞击,它有一个崎岖、追寻和更远的过程,一切就像是电影、比电影还要精彩。

除了创作格局的变化之外,因为电影所赋予的灵感刺激,还包括音乐的一些细节,表现在《崎途》这首歌曲里,它和以往谢春花作品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多了一件神秘乐器。

那就是贯穿音乐的嘟嘟克笛(Duduk)。嘟嘟克笛是源自亚美尼亚的一种木质笛子,距今已经有超过1500年的历史,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出现在《崎途》里的嘟嘟克笛,虽然音色温暖、柔和,却又有一种苍凉和孤独在其中,这种独特又神秘的音色,也很好营造了《崎途》这首歌曲的空间感,让整首作品的时空更辽阔,也让个体创作的作品,可以超越个体生命的限值,拥有更无尽的宽广。

这几年,各种古今中外的乐器,也快被编曲都是们挖得差不多了,而很多乐器的运用,虽然神秘、新鲜,但有时候却只被当成一种佐料,仅仅为了作品新意的加工需要。谢春花的这首《崎途》,就嘟嘟克笛这件乐器而言,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第一次听到,但重点其实还不在这里。而是因为《神秘巨星》这部印度电影的背景,让这首歌曲在编曲上,也情不自禁由南亚到中亚,走进了一个更神秘的音乐世界,从而刺激出一个全新的音乐意境。

总之,就是很高级了。

文|爱地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