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018中超必有U23在场,并加入U21;一家中超俱乐部曾遭遇跨国网络诈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03 20:07

  U23始终在场

  加入U21条款

  

  

  据《北京青年报》今日出版的报道称,按照新政调整方案,2018赛季中超联赛每家俱乐部一队注册球员中,U23球员不少于6人,其中还至少包括2名U21年龄段球员(明年的U21球员正是东京奥运会适龄球员)。

  此外,为了避免发生在今年联赛的U23球员被“闪换”下场的尴尬局面重现,新规除延续中超每场比赛每队必须至少有1名U23球员首发外,还要求整场比赛必须至少有1名U23球员在场上。如此调整从实质上确保U23球员实战锻炼的质量。

  

  一家中超俱乐部

  曾遭遇跨国网络诈骗

昨日新华社发表了题为《一起中超俱乐部诈骗案跨国追赃的反思》的文章,文章中透露,一家中超俱乐部曾遭遇跨国网络诈骗,通过追赃,最终俱乐部成功追回全额涉案资金。

  

巴克警官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2017年10月20日,中超一家顶级俱乐部(以下简称S俱乐部)的代理律师与两位海外华人一起走进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警察局,向哥本哈根警察局彼得-巴克警官与国家重大经济与国际犯罪部的耶珀警官递交了精心制作的感谢信与纪念物,感谢他们在办理一起国际诈骗跨国追赃案时的帮助,最终使俱乐部成功追回全额涉案资金,避免了国有资产的重大损失。

  

左一郑少强、右一魏德林、右二马忠臣

  这三个人分别是从国内赶来的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的马忠臣律师、英国中英校园足球项目负责人郑少强和丹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魏德林,回忆起他们一年前与丹麦警方直接对接案件程序时的迫切心情,这一完美结局令他们异常欣喜。

  去年夏天,一巴西球星转会至中国S俱乐部,很快俱乐部收到中国足协转来的授权书,内容是巴西一律师代表这名球星以前效力的俱乐部主张球员联合机制补偿金。所谓的联合机制补偿金,是根据国际足联规定,职业球员在合同到期前转会时,新俱乐部需要将转会费的5%拿出来,在扣除培训补偿后分配给曾经参与培训和教育该球员的俱乐部。按照规定,新俱乐部应在球员注册后30天内向各培训俱乐部支付相应比例的补偿费。考虑到这名球星的转会费高达数千万欧元,补偿金也将是一笔巨大的数额。

  S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与巴西律师声称的四家俱乐部确认了真实的代理关系,于是根据巴西律师电子邮件中提供的银行账号信息,向其中的三家俱乐部支付了联合机制补偿金,但其中一笔汇款因信息问题被银行退回。接下来,巴西律师发来邮件,告知俱乐部工作人员款项退回的原因是账户有误,希望S俱乐部将资金汇入他指定的两个新账户(开户人均为对应的俱乐部名称)。这两个账户,一个在瑞典马尔默的银行,一个在丹麦哥本哈根的银行,两个城市距离只有40公里。

  S俱乐部随后将两笔总额为87万欧元的款项汇到两个新的账户,但在发电子邮件确认收款信息时出现系统退信情况。此后,巴西律师向工作人员发来电子邮件催要两笔补偿费用。这时俱乐部意识到,要求修改账号的邮件,要不就是犯罪分子通过网络黑客技术假冒巴西律师发来的,因为当时的邮件中的发件人、抄送人、签名栏以及票据样本等信息与以前完全一致;要不就是律师本人参与了诈骗过程。

  马忠臣律师即刻做出“涉嫌跨国网络诈骗”的法律风险提示,并协助俱乐部在第一时间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2016年9月27日,汇款银行辖区的公安局在立案后立即将案件信息上报中国公安部,由公安部依国际刑事案件协作程序向国际刑警组织提出冻结犯罪资金银行账户的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在收到中国警方的国际协助传真后,紧急发信通知瑞典和丹麦警方马上冻结涉案的两个银行账户。

  后来的案件调查证实,如果再迟五、六个小时,这笔巨款就将被犯罪团伙提走。

  冻结资金后,俱乐部工作人员按照中国警方的要求没有打草惊蛇,依然通过电子邮件与再次上线的犯罪分子联系,希望对方尽快查收已经汇出的款项。两名犯罪分子来到马尔默的银行试图提取37万欧元时被抓获。瑞典警方对这两名犯罪嫌疑人调查后发现,他们同时涉嫌多项经济诈骗案件,检察官出具的案宗材料多达一千余页。涉案瑞典银行账户的真实持有人已被申请破产,两名罪犯是这家破产公司的股东,但无法查出他们背后谁是真正的犯罪主谋。

  依据国际反洗钱法及犯罪所在国的法律,“返还被害人财产”还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法律程序,S俱乐部为尽快追回被骗资金,委托马忠臣与欧洲相关司法机构联系并负责涉案资金的追赃工作。马忠臣与英国的郑少强联系,希望他能提供协助。郑少强还担任孙中山青少年基金会的理事长和华侨协会英国分会会长,具有在英国和欧洲等国从事不同行业工作长达三十年的资深经验与多层次的当地资源。郑少强立刻联系精通丹麦语的哥本哈根华人侨领魏德林,三人一起赶到哥本哈根研究确定跨国追赃的最佳解决方案。

  在瑞典落网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当时已被正式起诉。有人提议马忠臣他们走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程序,但根据他们对欧洲法律的了解,这样的过程可能会因刑事审理、上诉和执行等陷入不确定的漫长等待。如聘请当地的律师,也会因高额的律师费造成客户额外的支出损失。旅居丹麦33年的魏德林清楚记得:一位意外去世的华人留下250万美元的遗产,由于没有遗嘱要打官司,当事人的官司打到最后,被当地的委托律师扣掉百分之七十的金额作为律师费的案例。

  在魏德林的协助下,马忠臣和郑少强直接前往哥本哈根警察局约见了巴克警官,就案件的相关事实、证据以及返还涉案资金要求等进行了相关的法律交流。丹麦警方高度重视该起涉及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跨国网络犯罪案件,经过两个工作日即核实了相关案情与法律文件,指派丹麦国家重大经济与国际犯罪部的耶珀警官负责该案。

  最终,丹麦警方在跨国犯罪嫌疑人尚未在本国到案情况下,即快速启动相关的司法程序,按照丹麦刑事法与国际反洗钱法的规定,指令冻结资金所在的丹麦银行向中国俱乐部全额返还了涉案资金。瑞典马尔默法院也分别判处两名犯罪嫌疑人有期徒刑,当地银行也以同样的方式返还了37万欧元。到今年8月10日,两笔巨款全部退回到S俱乐部的账户上,这场持续一年多的追赃也胜利结束。

  回顾这起诈骗案,马忠臣表示,在当下网络信息时代,犯罪分子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利用网络黑客技术分工行骗的跨国诈骗案的隐蔽性更高,具有取证难、破获难的特点,特别是体育领域的案件涉及法律与体育行规的交叉,则更需要专业人员第一时间识别犯罪行为并联合警方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对于如何防止类似的诈骗案发生,巴克警官这样告诉新华社记者,新型网络犯罪手段变幻多样,他们了解到的诈骗方式也五花八门,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

  他说:“尽管我们经常接到中国游客在丹麦被盗的报案,但金额这么大的诈骗案我还是第一次碰到,我们只有加倍小心才行。”

  

  复制坎通纳

  埃弗拉怒踹球迷

  

  

  很多球迷至今都不曾忘记“曼联国王”坎通纳飞踹球迷的那一幕,当时坎通纳遭到了英足总禁赛8个月的严重处罚。

  

  

  而在今天凌晨,另一位法国球员也上演了飞踹球迷的争议一幕。根据《队报》的消息,在马赛客场挑战吉马良斯的赛前热身的时候,马赛球员和来到现场的自家球迷发生了冲突,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冲突的地点就在球门的后侧,埃弗拉与部分球迷之间的争吵越来越激烈。随后埃弗拉飞踹自家球迷,被红牌罚出场外。

  

  而他也创造了一项尴尬的纪录,他是欧联杯历史上第一位比赛还没开始就被罚出场的球员。如果按照此前坎通纳那脚受到8个月罚单的话,或许等待埃弗拉的将是超重磅的罚单。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